免费资料大全

免费资料大全 > 免费资料大全 >

凯撒旅游再遭海航系减持业绩下滑前途未卜
更新时间:2019-09-18

  凯撒旅游(000796.SZ)再遭“海航系”减持。其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其控股股东海航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海航航空,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总股本的6%。

  值得注意的是,凯撒旅游控股股东海航旅游与第二大股东凯撒世嘉旅游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仅差3.2%,如本次减持实施完成,或将导致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海航系”减持凯撒旅游背后主因还是资金问题,不过,即使“海航系”不再是实控人,也很难改变凯撒旅游与海航之间的关系。而凯撒旅游方面也对财联社记者强调,减持不会对公司持续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公告内容,此次减持主体海航旅游、海航航空分别持有凯撒旅游28.35%和1.93%的股权,减持方式为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

  事实上,今年3月以来,海航旅游已连续多次减持或转让凯撒旅游股份。3月29日,海航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大集控股,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被动减持合计1885.41万股,约占凯撒旅游总股本的2.35%;4月18日,海航旅游及其一致行动人大集控股向“金辇精选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转让所持凯撒旅游5.50%股份,总价约3.24亿元;6月1日,海航旅游与东吴证券进行的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违约,东吴证券通对相关股份进行违约处置再次卖出304万股。

  连遭“海航系”减持后,9月初,凯撒旅游股东还出现清仓式减持,宁波凯撒世嘉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深交所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789.84万股,权益变动后不再持有该公司股份。

  凯撒旅游方面在回复财联社记者采访时称,近期股东屡次减持均出于其自身经营安排或资金安排需要,对业务运营并未造成影响,公司将按照既定发展规划,不断提升综合运营能力。

  而周鸣岐认为,屡遭减持背后与凯撒旅游业绩不无关系,“受近年来出境游黑天鹅事件影响,以出境游为主业的旅行社业绩都受到一定波及。凯撒旅游受海航集团流动性危机影响,资金压力更加明显。”

  凯撒旅游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4.49亿元,同比下降8.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62亿元,同比下降18.5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同比大降906.50%。

  虽然业绩表现不佳,但凯撒旅游仍在6月宣布拟以7.85亿元的价格,购买关联方海航旅游旗下海航酒店控股集团(下称“海航酒店”)10.09%的股权。

  “凯撒旅游在自身业绩并不理想的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并且这一标的业绩也处于下滑状态,此次交易存在海航内部旅游资源为集团输血的可能性。”民航评论员綦琦对记者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纵观凯撒旅游近年交易,无论是已被终止的重组还是出资海航酒店,标的背后实控人多为海慈基金,即海航集团实控人,难逃为海航集团输血的猜测。而此次减持计划披露的同时,海航集团的一份债券报告也被曝光。

  据第一财经报道,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团亏损35.2亿元,且资产负债率不降反升,仍有超过7000亿债务待偿。在该公司的营收构成中,旅游服务排在第7位,远低于航空运输、电子产品分销等板块。同时,海航集团还本付息压力不减,截至上半年末,短期借款达950.71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80.58亿元,同比增加5%。此外,海航集团还面临2156.01亿元的长期借款,以及1229.21亿元的应付债券。

  财联社记者统计发现,“海航系”在2018年已经处置旗下资产近3000亿元,主要涉及金融、地产两大板块。但从上述报告中可看出,这部分资产的处置并未彻底缓解海航集团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一位接近海航的知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透露,海航旅游曾希望将凯撒旅游股权出售给光大集团为海航集团输血,但交易并未谈妥。“此次减持凯撒旅游的股权只是冰山一角,海航集团在今年的主基调仍是‘卖卖卖’。”

  按凯撒旅游9月16日收盘价6.94元/股计算,此次减持如果完成,海航旅游和海航航空将套现逾3亿元。

  “海航旗下航空现已实行封闭运营的框架方案,要求不得挪用封闭运营企业资金,以聚焦主业、隔离风险,这也使得海航集团套现的渠道受限,凯撒旅游作为为数不多保持盈利的子公司,不失为一个选择。”上述知情人士说。

  有投资者表示,此次减持完成后,凯撒旅游实控人将发生变化,有利于隔绝海航集团带来的利空。但凯撒旅游内部工作人员对财联社记者透露,凯撒旅游多个事业部由海航集团直接管理,海航已经深度涉足凯撒旅游内部管理,两者关系很复杂,不可能撇清。

  从业务来看,凯撒旅游与海航系企业的关联交易为前者贡献大量营收。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凯撒旅游上半年采购商品、接受服务的日常关联交易与销售商品、提供服务的日常关联交易实际发生金额分别为8.09亿元和2.52亿元。

  其中,凯撒旅游的航食业务高度依赖海南航空及其旗下航司。凯撒旅游子公司新华航食、海南航食、新疆航食、三亚航食均以服务海南航空、天津航空、祥鹏航空为主,2019年上半年,几家航食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11.8万元、1023.2万元、604.5万元和1604.3万元,处于稳定盈利状态。

  “凯撒旅游航食业务板块对海航集团的依赖性强,服务对象无较大变动,获利稳定。虽然营收占比不及旅游服务板块,但护城河却比较高。”旅游行业专家张金山曾向财联社记者指出。

  凯撒旅游也曾在公告中承认,目前其关联交易占比较行业水平相对较高,在关联销售方面,凯撒旅游航空配餐业务与海航旗下公司存在交易必然性;另一方面,海航集团作为国内的大型企业集团,存在购买会奖业务的需求。

  但在海航集团资金问题的影响下,去年曾出现海航控股及相关航司暂时延长付款周期,航空配餐业务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增加的情况,进而导致2018年关联应收账款余额整体占比上升较大。

  凯撒旅游方面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即使减持完成,海航集团与凯撒旅游后续业务层面的合作也不会受到影响。“截至目前,并未收到海航集团进一步减持公司股份的通知,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成后,海航集团仍将作为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继续支持公司业务持续发展。”

  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目前来看,凯撒旅游与“海航系”已经形成深度绑定,日常关联交易较多的情况下,即使减持完成,也很难削弱海航集团对凯撒旅游的控制权。


东方心经马报图|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 香港乐透平码三中三| www.jty349.com| 2018期香港正挂挂牌123| www.4112345.com| www.999249.com| 六合年开什么|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2017| 94189.com| 六合传奇六合网|